上汽祭出電動化“終極武器”:星云平臺能否后來居上?

2022年06月27日 20:37   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  彭蘇平
近兩年來,國內外多家傳統車企都已經布局、應用了純電專屬平臺。上汽的星云平臺有些姍姍來遲。

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 彭蘇平 上海報道 

汽車電動化的序幕已然拉開,多個玩家躬身入局。

借著名爵旗下新能源車型MG MULAN預熱之后,近期,上汽集團正式對外介紹了“星云純電專屬平臺”。 

顧名思義,純電專屬平臺是根據電動車的動力系統全新開發的整車平臺。在新能源汽車發展早期,除了以特斯拉為代表的造車新勢力,傳統車企絕大多數電動車都基于原來的燃油車平臺開發,造型、性能等方面均存在缺陷?,F在,隨著電動汽車市場逐漸成熟,對于傳統車企而言,開發純電專屬平臺勢在必行。

實際上,近兩年來,國內外多家傳統車企都已經布局、應用了純電專屬平臺。中國車企中,比亞迪開發了e平臺、廣汽集團開發了GEP平臺、長城汽車開發了ME平臺,吉利汽車步伐相對慢一些,與沃爾沃合作開發了純電動車專屬架構PMA,自身也打造了浩瀚架構;國外車企中,大眾開發了MEB平臺、福特開發了Global Electric平臺、通用則開發了Ultium(奧特能)平臺…… 

從這個角度看,上汽的星云平臺有些姍姍來遲。過去多年來,上汽在新能源汽車,尤其是純電汽車市場動作不少,2018年就推出了高性能電動車榮威Marvel X,一時風頭無兩,但在純電車專屬平臺的打造上,上汽似乎慢了一步——在市場上基于新平臺打造的電動車比比皆是的2022年,星云平臺才終于亮相。

不過,放到產業發展的長河中,一兩年的差距其實并不算大,平臺亦或是架構好不好用,終究還是要看基于其打造的車型是否具備足夠的競爭力:產品本身是否有足夠的亮點?成本和價格能否控制在合理或者相對較低的水平?

隨著星云平臺亮相,上汽全新一代電動車也即將發布。除了最近預熱的名爵新車MG MULAN,據介紹,上汽旗下幾個自主品牌,包括榮威、名爵、智己、飛凡,今年投產的幾款電動汽車全部是基于星云平臺打造。

星云平臺能否后來居上,屆時也將初見分曉。

上汽電動化的“終極武器”

在今年5月舉行的上汽集團2021年年度股東大會上,星云平臺作為上汽集團的七大“技術底座”之一被正式介紹。為推動自主品牌更好發展,上汽近年來完善了底層技術體系的布局,其中,整車技術底座有三個,除了星云純電專屬平臺,還包括“珠峰”油電一體化架構,以及“星河”電氫一體化架構。

在新能源汽車市場逐漸壯大、車企間競爭愈發激烈的當下,這些技術底座將成為上汽參與競爭的有力籌碼,尤其是星云純電平臺,將成為上汽投入智能電動汽車賽道的“終極武器”——一方面,越來越多基于新平臺打造的電動汽車上市,上汽的純電新車亟需沖破以前的桎梏;另一方面,智能純電市場方興未艾,上汽旗下多個品牌,也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平臺支撐它們更高效地完成新品開發。

江西新能源科技職業學院新能源汽車技術研究院院長張翔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電動車跟傳統燃油車最大的區別是,它的能源系統,即電池,體積較大,在車里占據的空間較多,但傳統燃油車油箱的體積較小,如果是“油改電”,電池就要分成幾塊來布置,但如果是基于專門的純電平臺開發,電池包就是一整塊兒,無論是安全性和效率都會得到大幅度提高。

電動汽車市場已成規模,在更大的市場前景下,車企布局純電專屬平臺,也是在盡可能地提升規模效應、降低成本。上汽創新研究開發總院常務副院長蘆勇介紹,做平臺最關鍵的就是帶寬、梯度要夠,這樣才能有一定的量作為支撐,才能使投入更加高效。按照計劃,在2022-2023年,星云平臺將產出16款電動車。

2021年,隨著飛凡獨立運作,上汽旗下有四個自主品牌布局純電汽車,從傳統燃油車時代的榮威、名爵,到智能電動汽車時代的智己、飛凡,這些品牌定位不同,車型跨度也很大,這就意味著,新推出的純電平臺必須具備足夠的延展性,且對市場需求要有極大的前瞻性和包容性。

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,星云平臺為何醞釀了這么久才得以推出。實際上,早在2010年上汽便開始嘗試車型平臺的開發,2015年開始全面地向電驅化轉型,開始開發機電一體化架構,其間上汽也曾推出不少純電車型,幾年之前Marvel X開發時,上汽就同步啟動了星云平臺的開發——但過去幾年來,電動汽車的發展仍在起步階段,技術路線尚不明晰,以電池為例,有三元、鋰電等多種解決方案,能源補給也有快充、換電等多種補能形式,從平臺打造的角度,囊括、適配所有的技術路線并不容易。

星云平臺的帶寬有多寬?

星云平臺如何發揮它的價值呢?據上汽創新研究開發總院副院長康華平介紹,星云實際上是一個“梯度化”的模塊庫,所有品牌都可以選擇需要的模塊,或者提出相應的要求進行組合,甚至是添加一些自己的模塊形成競爭力?!爱斎?,建立新的模塊,復用在其他品牌的,它可能要收一定的知識產權費?!?/p>

模塊庫相當于搭建了一個“技術貨架”,當發現“貨架”上缺少某種技術模塊或者某個模塊不在最新技術水平,就需要進行填充或者升級?!拔覀兛刂屏?0幾個關鍵性的模塊,還要不停升級這些模塊,甚至淘汰某些模塊,用這種方式讓星云超級平臺持續迭代下去?!?nbsp;

那么,星云平臺的延展性可以做到何種程度呢?按照此前的介紹,星云平臺能夠支持從A級到D級不同細分市場、從轎車到SUV再到MPV各種車型的研發,采用三軸電驅動、雙高壓平臺布局,以覆蓋更廣的性能表現。

這次,康華平則帶來了更多細節。他表示,在梯度化、可擴展、可迭代升級的開發理念下,星云平臺可以派生出不同級別的純電架構,在性能、智能和成本等方面都形成差異。

星云純電平臺主要由電池、電驅、底盤三大模塊構成,并受控于EEA電子電氣架構。在這四個層面,星云平臺的帶寬都在盡可能地做寬,這在一定程度上領先于其他車企的類似平臺。

以電池為例,星云平臺搭載的魔方電池能夠覆蓋磷酸鐵鋰、三元鋰、半固態等多種化學體系,提供從51度到135度的10個電量梯度,續航帶寬可以達到500-1000公里。此外,在補能方式上,魔方電池提供了快充和快換兩種補能方式,其5分鐘快充800V可充200公里,快換則只需2-3分鐘即可完成。 

對比公開資料可以發現,魔方電池在帶寬方面的確表現出色。對比來看,比亞迪e平臺3.0 的刀片電池僅支持磷酸鐵鋰材料,最高續航盡管也可以達到1000公里,但僅支持充電的補能方式;蔚來盡管也同時布局了快充和快換,但是在電池包尺寸、續航等方面,似乎與上汽的魔方電池也存在差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作為面向未來的智能純電汽車架構,星云平臺也規劃了不少尚處于開發階段的新技術,這些技術既會進一步拓寬星云平臺的延展性,也展現了上汽對未來前瞻技術的態度。

康華平介紹了五點:“第一,固態電池集成技術已經在進行中,很快就會看到我們的試驗驗證車;第二,零部件集成、超級模塊化是大趨勢,一體壓鑄技術我們已經處于立項階段,一些難題如碎裂吸能、維修性需要攻克;第三,CTC/CTB,今年就能看到我們CTC樣車的展示,我們也注意到了電池模塊正在從‘熊貓’寶寶變成結構貢獻者,所以已經啟動了CTB應用項目研究;第四,線控底盤正處于攻堅階段,我們和聯創一起將會拿下這塊高地;第五,基于車路協同與數據應用的場景化自動駕駛,也必須在路上?!?/p>

研發資源的“再集合”

為了盡可能地打造好包括星云平臺在內的這些技術底座,上汽也將研發體系進行了一次變革。

今年,上汽創新研究開發總院剛剛成立,由上汽集團副總裁兼總工程師祖似杰擔任院長,意在整合集團內外部的技術資源,為幾個品牌同時提供開發支持。 

2000年之后,上汽建立了新能源相關的研究院或技術中心,并根據不同的技術方向成立了軟件中心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等一系列科技創新企業?,F在,上汽將整合技術方面的資源,納入總院進行統籌管理,通過整車項目的統一規劃、統一落地,打造上汽集團技術創新生態的完整閉環。 

在這樣的機制下,創新研發總院不再是傳統的“成本中心”,而是轉化為“價值中心”——“我們要服務于集團內多個品牌,我們要參與進項目中去,這是和原來不太一樣的地方,也是進行激勵改革的一個基本來源?!碧J勇表示。

在汽車電動化、智能化的變革趨勢下,業內的人才競爭空前激烈,傳統車企受到固有體制機制的制約,在人才吸引方面有一定的劣勢,這也是上汽成立創新研發總院想要解決的問題。蘆勇介紹,創新總院目前的研發人員超過了5000人,未來還將在軟件和海外數字安全等方面加大人才投入。

目前,創新研發總院在體制機制上進行了一些改革試點,一是擁有相應知識產權研發的工程師,給他們提供激勵來源;二是在智己、飛凡、MG、榮威等品牌上有相應的價值共享?!半m然我們目前不能完全獲得真正的股權,但是內部有股權的改革,能夠跟這些品牌共享,由我們共創帶來的市值或者是價值的提升,也能給到研發隊伍相應的虛擬股權?!?/p>

值得一提的是,蘆勇也透露,創新總院本身也有社會化融資的計劃。這意味著,在集團內部分享收益之外,創新總院還有望獲得外部資源的支持,甚至將技術底座分享給更多的市場玩家。

電動智能汽車時代,技術共享并不稀奇,此前通用和本田就曾宣布,將基于奧特能平臺合作開發低價電動車——未來,手握成熟底層技術的上汽,或也將迎來深度合作伙伴。

關注我們

欧美精品不卡在线观看,永久无码精品4k岛国,无码毛片在线,视频一区国产精品,欧美日本韩国一区二区欧美